1)第二十八章 交 .._下击暴流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您现在阅读的是努努书坊提供的《下击暴流》作品-第二十八章交..(第1/6页

  早晨六点,深秋后的天还未亮起,墨蓝色的天幕还挂着几颗繁星。

  “越先生,需要我跟您一起去吗?”

  司机生生压抑住打瞌睡的欲望,从后视镜看向后座衣冠楚楚英气逼人的老板。

  “不必。”

  不再多言,替越城打开车门目送他离开,司机才长长地呼出一个哈欠。越先生最近很少让他接送,闲下来的这段时间懒散了不少,猛不丁地大清早开车,还真有些不适应,年近四十的司机大叔疲倦地揉揉额头,难道真的是年纪大了?

  司机无言地望着前方远远的背影,一身漆黑硬挺压迫感强劲的西装,知道的还能勉强认出这是位商业大佬,不知道的估计会以为是黑社会老大来讨债了……没带小弟,但可能带了抢那种。

  张文瑶听见敲门声,以为是护士来查房。推开门,一个陌生男人站在门口,高大的身躯遮挡走廊的灯光,在她的身上投下一道压抑的阴影。

  张文瑶愣怔住,后知后觉想关门时,男人已经漠然越过她,坐在病房中唯一的沙发里,再台灯昏暗的照映下,散发出高高在上的强势姿态。

  这是一间独立贵宾病房,配套完整,满足一切基本陪护需求。以张文瑶的身份,想在人满为患的公立医院得到这般待遇简直是种痴想,但她幸运地拥有一个叫易南川的儿子,带给她这一切。可笑的是别说感恩,她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曾给予过易南川。

  越城审视张文瑶,岁月和生活在她脸上刻下粗糙皱纹和阴郁神态,但不可否认,她曾是个长相秀气的女人。易南川的眼睛跟她很像,同样淡淡的眸色。只不过张文瑶的阴郁晦涩,而易南川的像在阳光照耀下的琥珀,明亮又温暖。

  目光挪了挪,落在躺在病床上仍在昏睡的男孩身上。

  张文瑶半个身体挡在赵鸿元的病床前,眼神充满戒备,她粗着嗓子外强中干低声吼问,“你是谁?为什么来这里。”手偷偷摸摸往床头的呼叫铃伸。

  “医护人员进来后,被赶出病房的会是你们。”越城好整以暇地理了理袖扣,淡淡道,“要试试吗。”

  张文瑶手一缩,心下一惊,大概猜到了这位不速之客的身份。她的脸先是一白,遂又转黑,心虚道,“你,你是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即便张文瑶是个粗人,也一眼能辨认出这个气场可怖的男人拥有显赫身份。她眼神慌乱地颤动着,突然想到什么,蓦的阴鸷,“小易让你来的?还是他惹什么事了?”

  越城自顾自慢悠悠地取出一根烟,幽幽点燃,往后依靠

 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  请收藏:https://m.gusec.org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